<wbr id="neab6"><legend id="neab6"></legend></wbr>
  • <sub id="neab6"><listing id="neab6"><small id="neab6"></small></listing></sub>
    1. <nav id="neab6"><listing id="neab6"><small id="neab6"></small></listing></nav>
      <nav id="neab6"></nav>
      <sub id="neab6"><listing id="neab6"></listing></sub>

            1. <center id="neab6"><table id="neab6"></table></center>
              <nav id="neab6"><code id="neab6"><meter id="neab6"></meter></code></nav>

              更多精彩
              当前位置: 首页 > 小说 > 青春校园 >

              凯樱你而心动——第一章

              时间:2017-03-05 来源:原创 作者:梦辰 阅读:9
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  “嗨!大家好!我是樱悦蓝!是孤儿院来的,请多多指教!大家可以喊我:莹莹,或是蓝莓!”我笑着说,说我的家事时我没有很自卑,反而很自豪?上旅娴娜颂司涂忌Ф擞腥怂
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“切,黄毛丫头!从孤儿院来,我们可承受不起!”
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“有一个黄毛丫头,来勾引小凯了!”
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“哇,从孤儿院来的,居然还敢攀金枝!想从麻雀变成进凤凰呢!”
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“草丛里飞出金凤凰,真厉害!”
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“居然还敢有人抢小凯!”
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………………
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我听到这些议论,我皱了皱眉头,又笑着说:“大家别误会,我不会的!我没偶像!”
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“谁信嘛!”
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“9494,没偶像骗鬼去吧”
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我不在理这些花痴中的极品,我走下讲台,顺其自然的走到一个空着的座位做了下去?膳员叩娜硕嫉勺盼,我不知道我哪里有做错了。下课后,有一个人给了我一张纸条说:我是带人所托,自己开封!”就走了。干嘛这么神秘嘛!我心想。
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“下课后来学校顶楼办公室!”我打开看了一下,心想:王俊凯什么鬼?我怎么又惹到他啦?真是的,在孤儿院不得清静,在圣樱学院由不得安宁!”
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下课后我旁边来了一位男生,我主动伸出手友好地说:“你好啊,我是樱悦蓝!喊我蓝莓或者是小樱吧!”
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“看,在勾引小凯!莹籽肯定不放过她!”
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“对啊,这下惨了!”
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我奇怪着听着旁人的议论,王俊凯伸过手去摘下帽子笑着说:“恩,我是王俊凯,喊我小凯吧!”我点点头,又想起那张纸条,我说:“小凯同学,上课帮我跟老师请个假,我有事!”
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“恩,你去吧!毙】趴伪舅。
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我来到信中的地点,我累得气喘吁吁。打开门就有几个壮汉冲出来把我揍了一顿,我因为小时候学过一点跆拳道;ぷ约菏敲晃侍獾,只不过这次只能防御,只怪对方太强,速度太快了!巴0!让我来看看这个女的有什么资格来勾引小凯,让小凯对他笑!蔽倚南耄赫馔蹩】趺凑饷炊嘧非笳?明星吗?靠,什么嘛!姐姐我不看八卦的!以后远离他,简直就是我的厄运!我脸部抽搐了几下。
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“恩?还不错嘛!脸蛋这么光滑,身材这么好!”那个女的就是莹籽,她看着我,:“你有什么资格来勾引小凯?要身份没身份!要地位没地位!”
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我说:“切,我勾引了吗?我连什么凯什么的,今天才交上朋友好不好!”
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“哟~这么亲密?”莹籽看着我笑着说:“来人啊,这丫头勾引我的人,帮我打!彼低暌淮蟀锶送疑砩掀。
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我由于怕楼梯累了,进来时又防御他们,已经没力气了,我昏了过去。
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“这次就饶了你!走,把这个丫头扔外边去!庇ㄗ迅甙恋厮。
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过了一会儿,我昏昏沉沉的爬了起来,感觉头好疼,我整理了衣服,穿好鞋子,跌跌撞撞的进入了医药室,正好小凯也在,他正在帮一个……一个男生涂药水,我以为自己眼花缭乱了又昏了过去。迷迷糊糊听见了两个男生在喊我,我实在是没力气回答他们了。小凯看着我满身的伤痕,心一紧自己心想:怎么对这个人有好感?喜欢?算了,别瞎想了,救人要紧!
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当我再次醒过来,我睁开眼睛,感觉这里好陌生,赶忙起来看了看衣服,呼,还好完好无损!
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“小樱,好点了吗?”从门外走出一位妇女,好年轻!不过她怎么会认得我?这又是哪里?我刚想问就被打断了,我就直称小姐吧。小姐说:“我是小凯的妈妈,这里是小凯家!
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“哦,我怎么会在这?”我问了一句!澳忝豢醇闵砩下?怎么弄得,被人打了?”从外面又走进以为女生,“我是小凯家姐姐!王睿!”
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“哦……恩!蔽一卮鹆,处境尴尬了,我看着我满身的伤痕,唉,真为我自己心疼!“我可以走了吧?”我掀开被子,穿好鞋子问!霸谛菹⒓柑!听小凯说你是个孤儿!蓖躅K!岸,不用了谢谢你的好意!”我要这头说。我起身准备走,刚起来手疼死了,我强制我站了起来!氨鹱咄!姐姐我在家无聊得很!正好你受伤了陪我谈谈呗!”王睿拽着我说。
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“?我……我”
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“你不说话我就当同意啦!”王睿走出房间到自己房间去了。过了一会儿,又拿了一块手机给我说:“给,这个给你了哦!里面有我的手机号码、扣扣、微信!在学校也可以跟我聊天!蓖躅D米帕讲渴只梦已。我摇摇头,“你就要了吧,就陪陪我了会儿天!”王睿说。我笑了笑说:“恩”
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我拿了一部白的手机外壳是兔子。
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我放进口袋,可王睿又怕我弄丢,就又给了我一个小皮包说:“手机千万别丢,丢了被男生捡到那真的惨了。闹绯闻的!”王睿说。
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“哦,会保管好的……但愿如此吧,希望那些人不要在花痴到神经的程度了!”省略号后面的话我基本上都是小声说的。
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“里面有小凯、我妈和我的扣扣、微信、电话号码哦!妥善保管,被那些神经病捡到可就惨了……明天我和你一起上学好吗?我已平名身份进去,然后……黑嘿嘿!”王睿邪恶的笑着说。
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“恩,好!”我高兴地说。
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“恩明早见,晚饭吃过了吗?你一昏就昏倒了半天,现在都6:49啦!”王睿担心我。
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“我自己会做了,没事!蔽颐闱恳恍。
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“我去给你拿面包和零食等着哦!”王睿跑了出去!靶】,零食呢?”王睿问!氨恍≡闯粤,今天他踢足球受伤了,我把他付到家来看见小;柙诘鼐桶阉橇剿突乩戳,自然也就被禅嘴猫吃完了!毙】缓闷厮。
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“算了,我来做碗意大利面吧!”王睿尽了厨房不一会儿就完成啦!
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“给,慢慢吃哦,小凯都没尝过我的手艺,好不好吃?”睿子一直问。(王睿)
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“恩,谢谢你!我吃饱了,我想出去走走,你也来吗?”我笑着问。
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“恩,刚吃得食物要消化消化走吧!”王睿拽着我的手说。
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我扶着王睿的手下台阶很是吃力,我走下来的时候全身麻木了!靶】,准备牛奶!回来用!”王睿抛了个媚眼给王俊凯意思让他好好准备知道准备!爸雷急讣钙堪!那个……我们去海边散散心!”我满笑着说。
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“哦,姐明天你去上学别给我太张扬”
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“我和你素不相识,我明天要疯狂的追你,我倒要看看是那尊佛把小樱打成这样,明天有人喊我出去,你,给我跟着哈!”王睿用命令的语气说。
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“好好好!”小凯无奈的答应,“真不知道睿心里想什么!毙】剜厮。
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“走吧,上车!我开车去海边!蓖跞鹚。
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“恩,走吧!蔽倚ψ挪α瞬α鹾。不一会儿就到了,我走下车,坐在一块岩石边上看着手机问:“王睿姐姐,除了你们的扣扣,微信什么的还有其他人的吗?”
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“?当然没有!别添人,别人会盗号的!到时候绯闻满天飞~想阻止也无能为力!蓖躅W诔底永锟醋攀只戏诺牡缡,手上还拿了一部手机在玩游戏。
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“恩,睿睿姐回吧!困死了!蔽铱人钥鹊暮芾骱。
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“恩!
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一路飚车啊,惊魂未定。现在我八王睿当姐姐来看了。
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“小凯牛奶断我房间!蓖躅3舯诤
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“自己断,喊岳大叔或是丽大妈!”小凯不耐烦地说。
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“哼,不理你了!我不用牛奶浴了!”说完把我迁到一张上下的床。我睡上面,她睡下面。
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第二天早上,我早早起床却发现王俊凯比自己起得还早。我柔了柔眼睛,看着我的伤痕应该快好了。我走进厨房,不一会儿就端着牛奶巧克力、土司等一些早餐。王睿说:“好香啊,小凯你做的?”
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“不是我做的,是小樱!“王俊凯吃完了擦了擦嘴巴就扔一个潇洒的背影!靶】!及好了!”王睿连忙提醒!岸鱺”
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“吃吧,马上迟到啦!“我说!岸,走走走!
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进入学校。
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“报告!”我和王睿迟到了。王睿,站在将台上说我叫:王……不……是樱颖!”说完看着王俊凯说:“我喜欢王俊凯!希望没人和我争抢!我是孤儿院的!蓖躅8咝说厮低炅艘磺。
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“又是个神经病!庇腥嗽诮ㄏ履厮。
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“喂你骂谁呢?”
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“骂你!”
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“你……小凯!”王睿一跺脚生气的喊着。
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“计划!”喔提醒她说。
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上课后不久,下课了。我看见一个女的绑着王睿,我想:额……这么快?那女的……那女的喜欢一个人就这么拼命吗?是真爱?
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“喂,樱颖好听的名字,只不过就是太贱了!彼低辍芭緙”的一巴掌删在王睿脸上。两上立即出先了红应,从小到大没人敢打王睿,现在倒好被别人一巴掌。
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“哦,原来我弟弟的粉丝就™这么垃圾?素质那么差?真为我弟弟羞愧!”王睿摇着头说。
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“小凯,你姐姐不再了!蔽壹奔泵γΦ牟还苌砩系奶弁磁芰斯。
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“快走!毙】盼揖屯ド系囊桓霭到抢锱。
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“王睿,睿睿姐!”我焦急的喊着。
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“莹莹!”小凯也喊着。
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“凯凯,蓝莓快来!这个臭女的打我!焙巴娴谝簧捅灰桓鲎澈浩说,一巴掌衫晕了王睿!白!快!庇ㄗ阉。说完便跑了。
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“妈!”王睿喊着。
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“姐!”小凯握着她的手说。
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“帮我察那个贱货!把我大疼死了,又要戴上个一月了!蓖躅1г沟。
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“我陪你聊天吧!”我笑着说。
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“恩,你怎么到孤儿院的?”她问。
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“我啊,我小时候妈妈和爸爸离婚了,我跟随我那严厉的爸爸,每次回来和个烂醉,动不动就打我骂我,就这样的日子一持续就持续了两年多最终还是被车子撞死了,没人抚养我,我成了孤儿,我四岁进的孤儿院,现在20了!”我说。
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“恩,我们别戴家里去小凯公司吧,给带上口罩和眼睛帽子!”王瑞说。
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“走!”
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“小凯!我们来啦,。!”王睿走着走着脚下一个香蕉皮突然出现在地下,王源走过去准备捡,可王睿一爬,整个人爬小源身上了。
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“对不起哦!小凯,千玺呢?”王睿问。
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“他,和楠楠在一起!”小源强者说。
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“哦,我去看看,好久没来了,陌生,无聊!”王睿拽着我跑了。
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“千玺!想死你啦,记得我吗?”王睿冲过去抱住千玺说。
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“睿睿姐.....’’
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"怎么啦?”
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“王睿,你性格还没变对吧?”千玺笑里藏刀。
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王睿松开收哼了一声就走了,“楠楠,姐姐陪你玩好不好?”
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“你就放过我弟弟吧,会被你折磨死的!扒х粑弈蔚厮。
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分享到:
             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
              加载中......
              发表评论
              用户名:(新注册) 密码: 匿名

              栏目导航

              推荐阅读

              热门阅读

              <wbr id="neab6"><legend id="neab6"></legend></wbr>
            2. <sub id="neab6"><listing id="neab6"><small id="neab6"></small></listing></sub>
              1. <nav id="neab6"><listing id="neab6"><small id="neab6"></small></listing></nav>
                <nav id="neab6"></nav>
                <sub id="neab6"><listing id="neab6"></listing></sub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1. <center id="neab6"><table id="neab6"></table></center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nav id="neab6"><code id="neab6"><meter id="neab6"></meter></code></nav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湖北快3湖北快3网址 九江 | 无锡 | 五指山 | 灌南 | 沧州 | 石嘴山 | 迁安市 | 山西太原 | 临沧 | 哈密 | 黄山 | 来宾 | 南充 | 潜江 | 基隆 | 宣城 | 山东青岛 | 铜仁 | 厦门 | 和田 | 湘西 | 深圳 | 七台河 | 任丘 | 招远 | 图木舒克 | 嘉兴 | 孝感 | 德阳 | 惠州 | 高雄 | 临海 | 深圳 | 新沂 | 晋中 | 无锡 | 延安 | 六安 | 襄阳 | 建湖 | 柳州 | 河南郑州 | 湘潭 | 嘉善 | 许昌 | 天长 | 定安 | 池州 | 厦门 | 简阳 | 长治 | 白银 | 醴陵 | 许昌 | 衡水 | 晋城 | 山东青岛 | 临海 | 鞍山 | 惠东 | 防城港 | 吉安 | 绥化 | 寿光 | 蓬莱 | 广元 | 固原 | 乌兰察布 | 琼中 | 海南 | 武威 | 德宏 | 承德 | 铁岭 | 柳州 | 桂林 | 大丰 | 湖南长沙 | 广汉 | 淮安 | 阿拉善盟 | 长治 | 澳门澳门 | 萍乡 | 沧州 | 通辽 | 中山 | 宁德 | 新疆乌鲁木齐 | 吉林长春 | 普洱 | 随州 | 常德 | 桓台 | 黑龙江哈尔滨 | 阿里 | 日土 | 吴忠 | 青州 | 如皋 | 厦门 | 淮北 | 阳江 | 瑞安 | 黔南 | 庆阳 | 那曲 | 曲靖 | 长兴 | 庄河 | 新余 | 黄南 | 阳泉 | 安徽合肥 | 偃师 | 资阳 | 绥化 | 和田 | 驻马店 | 抚顺 | 阿拉善盟 | 洛阳 | 海拉尔 | 佛山 | 平顶山 | 广饶 | 本溪 | 湖南长沙 | 安岳 | 永新 | 河源 | 扬中 | 临猗 | 铜陵 | 黔南 | 临猗 | 中卫 | 宜宾 | 东台 | 本溪 | 明港 | 新余 | 北海 | 白山 | 滁州 | 启东 | 滨州 | 北海 | 泉州 | 大理 | 连云港 | 绥化 | 青州 | 焦作 | 恩施 | 双鸭山 | 广饶 | 娄底 | 图木舒克 | 临沂 | 澳门澳门 | 锡林郭勒 | 高雄 | 济南 | 乳山 | 大连 | 宜昌 | 洛阳 | 神农架 | 普洱 | 钦州 | 兴化 | 广饶 | 营口 | 延边 | 伊犁 | 海拉尔 | 邹城 | 鄢陵 | 安顺 | 吴忠 | 阳春 | 湖南长沙 | 日照 | 宜昌 | 温州 | 邹平 | 寿光 | 蓬莱 | 滕州 | 日土 | 宝应县 | 广州 | 滕州 | 日喀则 | 临沂 | 神木 | 淮安 | 青州 | 兴化 | 阿克苏 | 阜阳 | 永康 | 商洛 | 珠海 | 固原 | 安岳 | 白山 | 达州 | 驻马店 | 乌兰察布 | 鄂州 | 吉林长春 | 石河子 | 基隆 | 衢州 | 盘锦 | 临海 | 中山 | 通辽 | 西双版纳 | 玉环 | 万宁 | 乐平 | 安岳 | 昌都 | 南京 | 自贡 | 神木 | 黑龙江哈尔滨 | 宣城 | 内江 | 定安 | 新沂 | 韶关 | 山南 | 金坛 | 鸡西 | 仁寿 | 石狮 | 和田 | 赣州 | 延安 | 雄安新区 | 聊城 | 长治 | 新乡 | 六盘水 | 张家界 | 昌吉 | 毕节 | 茂名 | 白沙 | 巴中 | 香港香港 | 海丰 | 江西南昌 | 沧州 | 马鞍山 | 阜新 | 台北 | 石狮 | 汕头 | 中山 | 曹县 | 徐州 | 乐平 | 萍乡 | 南平 | 鄢陵 | 邹城 | 嘉善 | 德阳 | 东阳 | 梧州 | 玉溪 | 贺州 | 海西 | 济南 | 儋州 | 赤峰 | 盐城 | 吴忠 | 五家渠 | 湘西 | 博尔塔拉 | 鹰潭 | 防城港 | 玉溪 | 景德镇 | 仙桃 | 安庆 | 济宁 | 琼中 | 宁德 | 天水 | 迪庆 | 石河子 | 陵水 | 台湾台湾 | 赣州 | 滁州 | 衢州 | 桐城 | 大连 | 长治 | 山东青岛 | 诸城 | 象山 | 伊春 | 石狮 | 中卫 | 深圳 | 松原 | 汉中 | 海宁 | 漯河 | 昌吉 | 澳门澳门 | 吉安 | 武安 | 江西南昌 | 晋中 | 安吉 | 内江 | 宜昌 | 常州 | 兴安盟 | 湖北武汉 | 嘉兴 | 大庆 | 章丘 | 邯郸 | 包头 | 伊春 | 包头 | 仁怀 | 德阳 | 绥化 | 简阳 | 巴中 | 黔东南 | 临汾 | 改则 | 河南郑州 | 齐齐哈尔 | 扬州 | 达州 | 长兴 | 泗阳 | 临汾 | 咸宁 | 株洲 | 连云港 | 毕节 | 五家渠 | 永康 | 改则 | 肥城 | 新沂 | 百色 | 江西南昌 | 白银 | 随州 | 雄安新区 | 日照 | 咸宁 | 海宁 | 临沧 | 武安 | 四平 | 嘉善 | 鹤壁 | 简阳 | 江西南昌 | 琼中 | 大同 | 晋城 | 青海西宁 | 琼中 | 咸宁 | 玉树 | 恩施 | 福建福州 | 广西南宁 | 贺州 | 保山 | 沧州 | 亳州 | 营口 | 内江 | 伊犁 | 揭阳 | 昆山 | 河源 | 惠州 | 泰兴 | 招远 | 喀什 | 阿拉尔 | 株洲 | 楚雄 | 赣州 | 榆林 | 陕西西安 | 洛阳 | 潜江 | 临夏 | 杞县 | 禹州 | 泰兴 | 抚顺 | 九江 | 山南 | 浙江杭州 | 石狮 | 常州 | 龙岩 | 海南海口 | 烟台 | 钦州 | 南京 | 上饶 | 珠海 | 西双版纳 | 姜堰 | 东方 | 曹县 | 仁怀 | 大庆 | 诸暨 | 广西南宁 | 昆山 | 济宁 | 陇南 | 曹县 | 灵宝 | 湘西 | 临沧 | 邢台 | 芜湖 | 湛江 | 山南 | 邹城 | 永新 | 邯郸 | 济宁 | 宜都 | 五家渠 | 甘孜 | 邢台 | 凉山 | 辽源 | 贺州 | 鹤岗 | 保定 | 绵阳 | 牡丹江 | 周口 | 安吉 | 和田 | 扬中 | 孝感 | 如东 | 灌南 | 偃师 | 遵义 | 连云港 | 沭阳 | 吴忠 | 赣州 | 白沙 | 湘西 | 乌兰察布 | 万宁 | 仁怀 | 招远 | 达州 | 阳泉 | 长葛 | 德清 | 基隆 | 大丰 | 醴陵 | 镇江 | 钦州 | 湖南长沙 | 阿坝 | 博尔塔拉 | 内江 | 澄迈 | 枣阳 | 巴彦淖尔市 | 海安 | 厦门 | 张北 | 三河 | 灵宝 | 贺州 | 东台 | 克孜勒苏 | 内江 | 百色 | 湛江 | 淮南 | 东海 | 图木舒克 | 平潭 | 临夏 | 十堰 | 深圳 | 建湖 | 陕西西安 | 晋城 | 石狮 | 阿坝 | 赣州 | 余姚 | 巢湖 | 甘南 | 滨州 | 岳阳 | 喀什 | 海拉尔 | 海东 | 台湾台湾 | 泰州 | 北海 | 绵阳 | 德宏 | 黔南 | 清远 | 佛山 | 汕尾 | 玉林 | 昌吉 | 喀什 | 昌吉 | 广汉 | 桐城 | 黔西南 | 洛阳 | 安康 | 日喀则 | 丽水 | 澳门澳门 | 霍邱 | 黔东南 | 十堰 | 博尔塔拉 | 仁怀 | 荣成 | 邹城 | 六盘水 | 本溪 | 武威 | 禹州 | 阿里 | 长兴 | 海拉尔 | 辽源 | 琼海 | 抚顺 | 姜堰 | 黄冈 | 汉中 | 改则 | 朝阳 | 钦州 | 武夷山 | 吉林长春 | 龙岩 | 博罗 | 定州 | 邹平 | 海安 | 喀什 | 东阳 | 金坛 | 江门 | 嘉善 | 深圳 | 垦利 | 张家界 | 香港香港 | 海西 | 漯河 | 沭阳 | 安徽合肥 | 漯河 | 桐城 | 长葛 | 贺州 | 吐鲁番 | 巴彦淖尔市 | 神农架 | 舟山 | 昌吉 | 嘉兴 | 诸城 | 宁夏银川 | 西双版纳 | 安阳 | 湘西 | 邳州 | 七台河 | 海丰 | 白银 | 余姚 | 鞍山 | 金昌 | 鞍山 | 文昌 | 石狮 | 咸阳 | 绥化 | 迪庆 | 乳山 | 象山 | 淮北 | 安康 | 泗洪 | 三沙 | 庄河 | 金华 | 桓台 | 伊犁 | 燕郊 | 澳门澳门 | 潜江 | 湛江 | 莆田 | 燕郊 | 安顺 | 荣成 | 兴化 | 巢湖 | 丹东 | 阳春 | 娄底 | 抚州 | 黔南 | 赣州 | 朔州 | 吴忠 | 衢州 | 台湾台湾 | 河源 | 锡林郭勒 | 临猗 | 漯河 | 雅安 | 柳州 | 荆州 | 任丘 | 甘肃兰州 | 东营 | 江苏苏州 | 安岳 | 山西太原 | 神木 | 台北 | 海拉尔 | 雅安 | 滨州 | 海丰 | 晋中 | 肥城 | 文昌 | 陕西西安 | 仁怀 | 金坛 | 桂林 | 包头 | 珠海 | 阳春 | 株洲 | 陕西西安 | 海南 | 海丰 | 儋州 | 果洛 | 安顺 | 吉林 | 绵阳 | 醴陵 | 伊犁 | 赣州 | 六盘水 | 萍乡 | 鹤壁 | 平顶山 | 吉林 | 鄂尔多斯 | 盘锦 | 湖北武汉 | 改则 | 萍乡 | 永新 | 慈溪 | 寿光 | 江西南昌 | 遂宁 | 大兴安岭 | 泸州 | 海拉尔 | 泰兴 | 陵水 | 广饶 | 玉溪 | 海门 | 定安 | 保定 | 保亭 | 三沙 | 海拉尔 | 如皋 | 辽宁沈阳 | 蓬莱 | 舟山 | 荆州 | 铜陵 | 上饶 | 日照 | 河池 | 平顶山 | 常德 | 达州 | 株洲 | 湘西 | 漳州 | 喀什 | 清徐 | 淄博 | 清远 | 巴彦淖尔市 | 红河 | 招远 | 包头 | 杞县 | 垦利 | 天水 | 鄢陵 | 台湾台湾 | 黄南 | 新乡 | 台山 | 东台 | 南平 | 安徽合肥 | 莱芜 | 荆门 | 济南 | 周口 | 常州 | 南充 | 乐平 | 乐平 | 崇左 | 杞县 | 香港香港 | 临沧 | 枣阳 | 池州 | 新沂 | 平凉 | 丽江 | 咸宁 | 伊春 | 安吉 | 广饶 | 泉州 | 莆田 | 许昌 | 安庆 | 黔西南 | 南安 | 丽水 | 达州 | 日照 | 蚌埠 | 泰兴 | 南京 | 保亭 | 铜川 | 安岳 | 高密 | 珠海 | 丹阳 | 偃师 | 嘉善 | 盘锦 | 呼伦贝尔 | 文山 | 泗洪 | 黔西南 | 眉山 | 瑞安 | 乌海 | 自贡 | 宁德 | 林芝 | 海拉尔 | 扬中 | 江苏苏州 | 昌吉 | 铜川 | 营口 | 江苏苏州 | 湘西 | 灌南 | 榆林 | 娄底 | 攀枝花 | 怀化 | 恩施 | 眉山 | 深圳 | 图木舒克 | 顺德 | 景德镇 | 武安 | 安庆 | 广安 | 广西南宁 | 辽宁沈阳 | 滁州 | 喀什 | 广西南宁 | 博罗 | 巢湖 | 通化 | 汕尾 | 贵港 | 内江 | 忻州 | 江门 | 眉山 | 东营 | 邵阳 | 香港香港 | 大庆 | 杞县 | 黔西南 | 包头 | 肇庆 | 灌云 | 无锡 | 永康 | 燕郊 | 安岳 | 周口 | 滕州 | 涿州 | 西双版纳 | 丽江 | 桓台 | 克拉玛依 | 台湾台湾 | 深圳 | 临汾 | 恩施 | 遂宁 | 长垣 | 安庆 | 萍乡 | 河池 | 喀什 | 克孜勒苏 | 聊城 | 塔城 | 六盘水 | 吉林 | 肇庆 | 南安 | 保亭 | 大连 | 福建福州 | 南阳 | 无锡 | 武夷山 | 宿州 | 天长 | 韶关 | 崇左 | 阳江 | 辽阳 | 迪庆 | 崇左 | 茂名 | 海西 | 三亚 | 岳阳 | 锡林郭勒 | 衡水 | 佳木斯 | 象山 | 沭阳 | 乌海 | 澳门澳门 | 黔东南 | 大理 | 玉林 | 瑞安 | 定州 | 渭南 | 大同 | 宿州 | 通辽 | 宿迁 | 巴彦淖尔市 | 威海 | 白银 | 新疆乌鲁木齐 | 呼伦贝尔 | 安阳 | 中卫 | 晋中 | 嘉峪关 | 温州 | 咸阳 | 清徐 | 大理 | 邹平 | 嘉善 | 青州 | 芜湖 | 三门峡 | 巴中 | 江西南昌 | 宜都 | 龙岩 | 朔州 | 和县 | 锦州 | 乌海 | 伊春 | 十堰 | 常德 | 三亚 | 公主岭 | 建湖 | 南京 | 台北 | 辽源 | 汉中 | 清徐 | 保定 | 珠海 | 乌兰察布 | 南充 | 肥城 | 嘉兴 | 汝州 | 梧州 | 温州 | 燕郊 | 吉林 | 济宁 | 鄂州 | 如皋 | 玉环 | 宝应县 | 柳州 | 平凉 | 柳州 | 佛山 | 甘肃兰州 | 大庆 | 潜江 | 恩施 | 濮阳 | 宁国 | 伊春 | 湛江 | 丽水 | 陇南 | 昆山 | 张家口 | 上饶 | 公主岭 | 随州 | 呼伦贝尔 | 泗洪 | 盘锦 | 舟山 | 株洲 | 许昌 | 东台 | 洛阳 | 阳泉 | 临猗 | 肥城 | 琼海 | 荆州 | 阜阳 | 南京 | 双鸭山 | 神农架 | 牡丹江 | 河源 | 项城 | 诸城 | 陇南 | 崇左 | 乐清 | 日喀则 | 阿克苏 | 新乡 | 伊春 | 海宁 | 项城 | 韶关 | 九江 | 自贡 | 神农架 | 六盘水 | 白银 | 任丘 | 台湾台湾 | 滁州 | 平凉 | 宁德 | 海拉尔 | 商洛 | 泗洪 | 孝感 | 天水 | 长兴 | 甘孜 | 仁寿 | 阿里 | 晋江 | 菏泽 | 武夷山 | 简阳 | 怒江 | 黔南 | 乳山 | 梧州 | 塔城 | 淮南 | 衢州 | 江苏苏州 | 黄石 | 盐城 | 庆阳 | 宝鸡 | 昌吉 | 台中 | 齐齐哈尔 | 克拉玛依 | 秦皇岛 | 鄂州 | 六盘水 | 新疆乌鲁木齐 | 潜江 | 阿拉善盟 | 崇左 | 泰州 | 塔城 | 中卫 | 荆门 | 泰安 | 仁怀 | 承德 | 东方 | 启东 | 温州 | 天门 | 张家界 | 玉环 | 池州 | 昌吉 | 贺州 | 毕节 | 莱州 | 济南 | 迪庆 | 泰州 |